京城来者一律隔离不能让“土政策”各自为政

京城来者一律隔离? 不能让“土政策”各自为政

“7月4日零时起,对全市低风险地区人员出京,不再要求持有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看到这个消息,很多因疫情“宅”在家里的北京市民,不禁松了一口气。随着北京近期的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许多人期盼恢复必要的人员流动,释放受疫情压抑的出行需求。

尽管北京放松对低风险地区人员的出京要求,一些地方却没有及时转变防控政策。据《法制日报》报道,在北京发布上述通知后,全国其他多个地方并没有因此改变当地的防控措施。有些地方甚至要求,即使持离京前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也要集中隔离或者居家隔离、健康监测。专家评价,各地各自为政实行“土政策”,给公众生活和经济组织复工复产带来极大的不便。

曾有网友在网络上看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位威马车主开着他的汽车在路上,车后贴着一些“威马漏风、续航虚、垃圾售后”等词语。

威马汽车成立于2015年,随后就通过收购中顺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曲线救国”般的同时获得了生产资质和生产工厂。在众多威马拥趸的焦急等待量产车时,他们却等来了一个“不能开”的产品——“即客行”出行App。

此消息一出,有媒体就向威马体验店求证,但对方表示并不清楚项目细节,“我们也很无奈”体验店店员对媒体如是说。

虽然威马官方很快对此表示否认,但目前打开App,可以看到有“充电”和“租车”功能,并不存在所谓的“网约车”服务。

图为救援人员布置拦截设施。重庆市应急管理局供图

正是如此,这个“破圈梦”最后很大概率会破灭。

有备方能无患,北京近期应对疫情局部范围反弹的做法,为各地如何开展精准防控提供了有益的经验。不管怎样,那种一有少量疫情发生,经济活动就全面停顿的场面,是社会不能承受的代价。各地在开展防控时,理应不断改善方法,灵活调整防控政策,增加防控信息发布的透明度和及时性,从而提高政府治理现代化水平,真正让科学在防控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人们不希望再出现反弹的情况,但也不能过度乐观、掉以轻心。一旦再有地方出现本地疫情,如何实施精准管控,在防控与维持日常社会秩序之间取得平衡,不让人们的正常生产生活受到不必要的干扰,应当是今后一段时间提高防疫水平的重点。

闹着玩的造车,想象过有一天,你也可以为车买“QQ秀”皮肤吗?

中国安能重庆分公司、中山舰打捞公司、綦江区消防救援支队等救援人员和专家进行现场走访勘查,并对打捞方案和风险进行研判分析,决定将綦江赶水镇岔滩区域确定为打捞点,并制定打捞方案。

随着中央对于新能源汽车行业新政策的落地,整个行业逐渐从“寒冬”中回暖,虽然现在并不知道这些车企最后会活下来几家,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这些车企继续枉顾车辆的质量和安全。

就此,从打造出行服务、到进入汽车金融服务,威马汽车仿佛在用一种“广撒网”的态度急于在造车业务之上打造其生态,但最后却发现这个“网”是漏的。

一些地方对来自疫情地区人员的防控,采取“各自为政”的做法,无疑违背了精准管控的原则。目前,从北京出发的旅客,不得不几经周折询问目的地有关部门,了解相关管控政策。有些时候,即便在同一个地方,不同层级、不同部门也可能给出不一样的答案,打了很多电话也未必得到确切的政策解释。据报道,在北京放松出京管控后,有北京市民为了回到老家,必须向社区报备,提交北京住址、当地住址、身份证照片、北京健康码、车票、行动轨迹等信息,甚至还要提供房产证照片。这些做法让有出行需求的人们无所适从。

因此,这或许就可以解释威马汽车为什么要在一开始就在造车主营业务之外,做了很多上下游相关的业务体系,就是想通过这些业务来为造车“造血”。其实,现在一些车企和威马汽车一样也在做着各种“造血”业务,但这并不能成为这些企业忽视汽车质量和安全的理由。

那么,未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新能源车子上出现这些“评语”。

针对防控“各自为政”的做法,有专家提出建议,不能过度防疫,要分级分类精准防控,不能懒政实施“一刀切”。当然,如果仅仅凭借地方政府的沟通,也难以将各个地方的不同做法统一起来。只有加强“顶层设计”,在国家层面实施统一的管控制度,才能消除普通民众的“信息差”,减少社会的沟通成本,从而更有力地推动复工复产。

毕竟开车,安全是第一位的。而在这方面,威马和其他造车新势力都踩中了很多坑。

就此,这样看似两个极端的事件,反映着威马在新能源汽车“圈内”还没坐稳就想着“破圈”。

在一开始,威马汽车就在为日后的“破圈梦”做着准备。

而就在裁员事件发生之前,威马汽车对于汽车金融领域同时开始了尝试。

3月10日,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技术部和产品部人员进行了大规模裁员。对此,威马官方表示,这属于对部门架构的正常调整。除此之外,自威马汽车首款车型EX5量产之后,也被相继曝出存在失速、着火和续航缩水等问题。

“定义一款智能汽车太容易了,但做出来的产品就千差万别了。”有车企人士对媒体表示。对于新能源汽车,用户关心的并不是汽车是否真的可以理解你说的话,而是会不会开在马路上就“趴窝”了。

这款APP于2018年5月上线,主要为用户提供城市租车和充电服务,并计划于去年12月在“即客行”App中增加网约车入口,完成公共充电、旅游租车、网约车、城市共享的完整业务链。

1日下午17时,綦江区应急管理局收到视频信息显示,四个罐体已有三个在贵州境内被发现。视频显示,被发现的三个罐体分别被当地桥梁桥墩卡住,视频中未见有罐体正在打捞或固定措施。

去年7月15日,据威马官方微信信息,针对旗下车型正式推出“easy购”购车金融方案,并提供一站式购车融资体验服务。

事实证明,自“西城大爷”作为首例确诊患者被发现以来,北京的处置是及时有效的,疫情在短时间内得到控制,目前已有几日“零新增”报告。国内外媒体评价,与之前在武汉疫情暴发时所采取的全面封锁不同,这次北京采取的措施更有针对性,其举措也更值得其他国家在复工和重启时借鉴。

讽刺的是,威马在造车方面也像闹着玩一样。

除了这些,像续航缩水、车内异味等事件同样在威马汽车发生过。

而威马汽车的融资情况也超出李斌所认为的“门槛”,据天眼查数据,蔚来自2016年至此已完成了6轮融资,总融资额已达到230亿元。虽然这样,要在极度烧钱的新能源汽车行业中活下来,这些钱还是不够的。

对于这个问题,新势力造车很多大佬都回答过这个问题。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说“没有200亿不要来造车”,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对李斌的答案表示认同,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却更加保守“至少需要300亿来做这个事。”

一方面,一些地方对来自疫情风险地区的人们“一刀切”,而且政策变动迟缓,无法及时针对风险变化作出调整;另一方面,有的地方过度反应,明明有着大数据等科学技术的支持,却依旧以“土办法”实施管控。

为防范暴雨造成三个罐体再次被冲走,同时也为做好第四个罐体搜寻打捞工作,联合工作组在赶水镇岔滩打捞点进行现场部署,安排中国安能集团重庆分公司救援力量和綦江区消防救援支队救援力量值守,沿岸安稳镇、赶水镇等地加强巡查巡防和后勤保障等工作。

联合工作组统一部署,在綦江区松坎河流域设置四道拦截防线。在綦江安稳镇松藻煤矿松同社区设置第一道防线,由綦江区应急救援二大队防守;在赶水镇农贸市场大桥设置第二道防线,由綦江区消防救援支队防守;在东溪大桥设置第三道防线,由綦江区消防救援支队防守;在綦江三江大桥设置第四道防线,由綦江区应急救援一大队防守。

毕竟威马汽车上一次融资还是在去年3月份,在那之后在没有任何融资消息。而在去年7月份,威马曾曝出将会D轮融资,但在此之后并无任何消息。

2019年下旬,据媒体报道,一位上海的威马车主在行驶过程中遇到了失速的情况。“车开着开着就没动力了,总感觉开着一辆‘移动棺材’。”这位车主对媒体表示。

除了失速,威马同样也“火”过。

图为救援人员布置拦截设施。重庆市应急管理局供图

然而,随着“黑天鹅”突发,原本计划上线的“网约车”项目被叫停,随即威马内部就被曝出负责该项目的技术部和产品部人员被大规模裁员。

而在这些事件发生后,用户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安全性的信任一次次大打折扣,毕竟在任何一起事故面前没有一家造车车企可以独善其身。

其实,在打造营销噱头方面,威马汽车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中只是个例,因为现在很多新能源汽车车企都会推出“智能化”的一些噱头,但真正能做到真智能的却很少。

疫情防控是对地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考验。如果不提高治理水平,还是沿用传统的治理思路,不仅妨碍商旅人士的出行,也会对本地发展造成困扰。按照最坏的情况设想,如果这些地方出现本地疫情,一定也不希望人们出行时被不加区分地“处处设限”。这种落后的防控思路还会影响其日常治理,表面上严格,实际上只是生硬的加码,面对突发情况时缺乏应变能力。

日前,威马汽车官方推出了四款仪表盘皮肤,用户可以个性化的选择购买并进行设置。此功能一经推出,就引起众多用户的讨论,“仪表盘的功能就是为了了解汽车的各项功能是否正常,而这个皮肤会很大程度干扰开车者对于汽车状态的判断。”一位汽车爱好者对锌财经表示。

另外,卖车也是来钱的另一途径,但威马汽车表现并不优秀。虽然在去年获得了单一车型交付量排名第一的好成绩,但据最新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在2020年前4个月中,威马汽车的上险率落后于蔚来和小鹏,排名第五。

造血无罪,但枉顾安全是原罪,造车这件事需要多少钱?

锌财经曾在《李想,请你灭了火再来谈理想》一文中提到了理想汽车在长沙街头着火一事,仿佛像画面定格一样,在去年9月的温州街头,一辆威马EX5也遇到了自燃事件,伴随明火发出浓浓黑烟。

截至2日上午9时,第四个罐体仍未被发现。目前,綦江区已部署实施24小时值守蹲防,一旦发现罐体,将第一时间按预案打捞,消除安全隐患。

mldezines.com

Related Posts

Read also x